零零书库 - 都市言情 - 狱锁官途,被迫成为狱警之后!在线阅读 - 第354章 道歉

第354章 道歉

        他一直以为自己能够凭借过去的经验和手段,在外协办立住脚跟,但现实却给了他一个沉重的打击。

        蔡其昌的脸上露出了沮丧的神色,“我一直以为我在其他部门能够屡试不爽的方法,在这里应该也同样有效。可是为什么到了外协办就不灵了呢?”

        郑闻悟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世易时移,情况已经不同了。”“但是为什么呢?到底有什么不一样?”蔡其昌追问。

        郑闻悟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他瞪着蔡其昌,语气严厉地说:“在其他部门,你手下的人大多是干警,尤其是年轻的干警居多。他们之所以服服帖帖,是因为他们还有前途,还有希望。所以他们愿意忍气吞声,受点委屈也无所谓。”

        “但是在这里,外协办的情况就不同了。朱熊彪是一样的吗?他与那些年轻干警的想法会一样吗?他还会想有什么前途吗?会像那些年轻的干警一样,为了前途而逆来顺受?”

        “顺便告诉你一下,朱熊彪是我有意安排到外协办的,让他与周云振窝里斗,埋汰周云振,并监视周云振行踪的。你现在倒好,将他逼到周云振那一边去了。”

        “那,那我现在应当怎么办?”蔡其昌焦急地问道,额头上微微冒出了汗珠。

        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看着大队长郑闻悟,等待着他的指示。

        大队长郑闻悟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怎么办?现在你要做的,就是不要与周云振硬碰硬。不要与周云振正面对抗,那是蠢人的做法。来阴招,笑里藏刀,让他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让周云振在不知不觉中落入陷阱。”

        “还有?”大队长郑闻悟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蔡其昌急忙道。

        “这个以后再说。”郑闻悟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打住了自己的话。

        因为大队长郑闻悟觉得自己现在处于提拔的关键时期,不宜轻举妄动,还是以静制动最好,暂时先保持低调,静观其变。

        第二天上班时蔡其昌来到了外协办,他换上了一副笑眯眯的模样。

        他径直走到周云振的办公桌前,一脸歉意地说:“小周,你来到我们十大队工作时,首站就在管教办工作,那时我们就一起工作了。可以说,彼此都知根知底。”

        “我待你如何?想必你心中有数。”

        “昨天我可能言有所失。唉,这几天管教办的事折腾得我夜不能寐啊。导致我心情不好,乱发脾气。”

        周云振心里一愣神,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出了什么事?”

        蔡其昌叹了口气,无奈地说:“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清查监的结果没有搜出任何违禁品。”

        “蔡主任,这不是好事吗?没有搜查出违禁品,说明我们日常防范工作做得好啊。劳改工作嘛,防范工作永远是第一位的。将罪犯的种种不轨企图消灭在萌芽状态,我们的职责是维护狱内安全,防止罪犯逃跑、闹事、自杀等行为,这就是最大的功绩。而不是以破案论英雄。”

        “一旦狱内案发,反而说明我们工作失职。我们不是公安,以破案论英雄。劳改警察更多的是无名英雄。”

        “可是……”蔡其昌吞吞吐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周云振看着他,知道他肯定是有事要说。在这个节骨眼上,蔡其昌肯定要找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来为自己昨天的言行举止开脱,所以他想看他如何言说,他很认真地等待着蔡其昌把话说完。

        “可是我们大队受到了省局点名批评。”他最后还是说出了原因。

        “为什么?”

        蔡其昌解释道:“因为省局知道我们大队是违禁品泛滥的重灾区,搜查不出东西,说明我们工作失职。”

        “那你们在监区及劳作现场到底有没有违禁品?”周云振问。

        蔡其昌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没有,确实在监房及劳作现场一无所获。”

        周云振心中有一股冲动,周云振想问一句,干警办公室搜查了没有?

        他真的很想问一句这话。然而,在即将脱口而出的那一刻,他突然意识到,蔡其昌并没有这个权限。他也不敢这么做。这件事涉及到的事情太过复杂,不是他能够轻易插手的。

        于是,他强忍住这个疑问,没有说出口。

        “所以小周你别见怪,昨天的事我有些过分了,这是有缘故的,我心里压力大。”蔡其昌的语气有些尴尬。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小周,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可能会觉得我做事太过分了。但是,我要告诉你,昨天的事情我确实做得过分了。这个外协办是你一手建立的,而且你的功劳是最大的。我们大队能够和‘梦青’房地产开发公司签署合同,你是不可或缺的人物,拿下源源不断的订单,你的功劳是不可磨灭的。”

        说完,蔡其昌又转身面对朱熊彪,他的态度变得非常诚恳,恭维道:“我昨天言语不当,老朱,请你不要见怪。”

        “我们大队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背后离不开每一位外协办成员的辛勤付出和努力。你是我们外协办的中坚核心力量,你的工作表现一直都非常出色,令人满意。我想说的是,外协办的每一份功劳都离不开你的贡献,这是无可置疑的。”

        朱熊彪听到蔡其昌这些故意拔高的话,有些飘飘然,心花怒放,心中不禁十分得意。

        然而,朱熊彪并没有察觉到蔡其昌话中有话,没有意识到其中暗含的挑拨之意。他只是觉得蔡其昌的话让他很受用。

        于是他大大咧咧地说道:“你早这样说,不就没有事了?初来乍到,下车伊始就斗?任谁也看不习惯。”

        “是!是!你批评得对。”蔡其昌连连点头,一副受教的样子,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笑意。

        在这个过程中,周云振似乎漫不经心,实则一直暗中默默地观察着蔡其昌脸上表情及眼神的反应。

        周云振发现,虽然外协办主任蔡其昌他的话听起来很真诚,但他的眼神中却透露出一种狡黠阴险的光芒。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