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书库 - 玄幻魔法 - 光荣之凤凰城的女儿们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勇敢和仁慈

第一百二十九章 勇敢和仁慈

        微风习习,满目繁星。在战火中巍然不倒的城堡,隐入深沉的黑夜,变得模糊渺小。就像它几百年来一直被人遗忘,孤零零的样子。

        初夏温和的清风拂过他的耳旁,枝叶繁茂的大树摇曳声响,像一个巨人守卫着黑夜。他走过一棵大树旁,站立不动,深吸着清凉沁脾的风。又一阵窸窣声响。

        “希娜小姐,你可以出来了。”

        希娜从大树后走了出来,她神情凝重,平和温柔。她的眼睛在黑夜里闪闪发亮。

        她走到格雷恩身边,两个人平静地对视着。格雷恩叹了一口气,“你是不是有什么话不想让多兰赫尔王子听到?”

        希娜刚强俊俏的眉宇间的温柔一闪而过。她也叹了一口气。

        两个人慢慢走着。过了一会儿,她低声问道:“格雷恩先生,你想到什么好的法子来对付敌人的援兵了吗?”

        他摇摇头。他看着希娜,她明亮的双眸和脸庞并没有因为他的回答而沮丧。她只是微微一笑。

        “那么,”他犹豫着,不知道是否该说出口。“希娜小姐,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呢?”

        希娜停下脚步,她的目光中闪现着他早已熟悉的激昂和坚定。她笑道:“我还没有忘记我们是怎么走在一起的。我曾经因为给予我安宁的生活而热爱的国家,又是怎么伤害过我。萨普莱将军和梅妮夫人的惨死,达克赛德难辞其咎。我不会隐瞒我的仇恨,这也是我参加战斗的理由。为了我深爱的人和像我一样变成孤儿的亚米娜,我才一直奋勇向前。”

        一轮明月斜挂在远处的山丘上,清辉隐去了点点星光。她的脸上闪烁着光明。

        “我一直坚信我绝不会因为畏惧而忘记如何去战斗。直到我见惯了那些死去的和受伤的士兵,我的心却变得疼痛难忍。就像我曾经也坚信,我绝不会因为软弱去逃避战斗。可我也已经不会为了个人的仇恨去杀死更多的人。我坚信我们是正义的,而且,为此我将一如既往,舍死忘生去反抗,去拼搏。

        可是,那些被蒙蔽和胁迫的达克赛德的士兵们都是无辜的。是的,格雷恩先生,我明白。他们都是高山国的帮凶,他们是我们的敌人!可是,这一切都该结束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做,才能结束这一切。格雷恩先生,你能教我吗?”

        坚强的女战士竟会如此深明大义。也更加坚定了格雷恩的心。他说:“那也是我和朋友们一起追求的。无论多少胜利,都不能与挽救更多人生命的意义相提并论。即使他们是我们的敌人!我们绝不会因为更多的鲜血而得来的胜利就沾沾自喜。”

        “所以,”她的声音也有些颤抖,“格雷恩先生。你一定会赞同我的做法。”

        “不,我不会同意的。”

        “那么,你一定猜到了我想做什么了吧?”

        “是的。我要阻止你那么做!”

        “可是,”她笑道,“你刚才不是还在说,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了吗?”

        他叹了一口气。

        她站在他的面前,笑的美丽恬静。“所以,你终究会同意的。因为,要设法阻止这场灾难,拯救更多士兵的生命,我一定要去见莱顿王。虽然成功的机会很小,我却不想放弃。我一定会想方设法说服莱顿王,让他看清眼前的形势。只要他能退兵,不但奇利亚斯得以保全,更多的士兵都将不再流血牺牲。”

        “不。”他说,“希娜小姐,我很理解你此时的心情。可是,现在已经不比两年前了。我们有同心协力的数万大军,圣城和神圣联盟也将坚定地和我们的敌人战斗到底。即使这样,你难道还要一个人肩负起如此重大的责任吗?”

        希娜反倒笑了。“谁说我是孤单的一个人呢?我不是还有你们这些好朋友吗?再说了,我可不允许你因我是个女子而轻视我!如果你不那么健忘的话,格雷恩先生,你的性命也是一位女子所救呢。”

        格雷恩听她突然提到了艾蕾诺亚王后,也不禁回忆起那个匆匆忙忙的逃离之夜,王后期待和不舍的泪眼。一时之间,他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他轻声说道:“你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女战士。我怎么会轻视你的能力和胆量呢?可是,你曾遭到紫竹国的通缉。或许在他们眼里,你如今还是个罪犯。何况欧尔津国王的势力虽然屡遭打击,却远未到伤筋动骨的地步。他还是这个大陆上最强大的君王。

        紫竹国也有数万能征惯战的士兵,他们在战场上也没有遭受过重大的打击,莱顿王也未必会心甘情愿地交出从欧尔津国王那里得到的好处。而且,他们既贪婪又胆怯,一定不会违抗阿波多利国王的命令。好好想一想吧,希娜小姐。如果你只身前往,后果不堪设想。”

        “我已经想过了。相信我,格雷恩先生。”她坚持着,“这绝不是今天晚上我的一时冲动。我一直都在这样想。只要有一线机会,让达克赛德和我们的士兵不再流血,这个险我一定要冒。现在好了,你们来了,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格雷恩对希娜的刚强和执着早就再熟悉不过了。可他仍想做最后的劝说,试图打消她的念头。

        他真诚地说道:“希娜小姐。你想过没有,多兰赫尔王子一定不会让你那么做的。”

        听到格雷恩直言以黑森林的王子做为劝说她的理由,即使在黑夜中也能看到她脸上的红晕。她低下头难为情又有些感动。很快,她就恢复了坦然平静的神情。

        “所以,我想请你答应我。在我走后,再告诉他。”

        “好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么说你同意了,格雷恩先生?”

        “是的。”他说,“希娜小姐,我被你说服了。我不得不承认,在当前的形势下我们毫无胜算。只能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一个女子身上,是多么惭愧。”

        希娜握住他的手,明亮的双眼流淌着信赖和托付的目光。她说:“请不要那么想,格雷恩先生。正因为有你们在身边,我才有胆量去赴刀山火海。给我三天,如果我没有回来,请不要顾及我的安危。即使我没有成功,也会设法争取更多的时间拖住他们,等待我们的援军。”

        “我明白了。我会亲自护送你穿过敌人的防线。”

        她又笑了。“你忘记了你刚才说过的话吗?人越少越不容易惊动对方。你必须留在这里,格雷恩先生。如果你实在不放心,可以让米莱里安王子和阿卡陪我一起去。有他们两个,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格雷恩轻轻舒了一口气笑道:“以米莱里安王子和阿卡的聪明矫健,足智多谋,确实是执行这项危险任务最好的人选。那么,”他的眼神关怀感动,“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事不宜迟。莱顿王的援兵几天后就会赶到奇利亚斯,我想现在就出发。”

        格雷恩点点头。

        “那我去找他们了。你,”她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犹豫起来。“万一……万一我不能及时赶回来,请你转告多兰赫尔王子,就说,是我这样对他说的—听从你的命令,不到三天,绝对不能发起攻击。你一定要帮我说服他。”

        他又点点头。“虽然这个要求很艰难。可是,放心吧。我答应你!”

        他们趁着茫茫夜色悄悄出发,没有惊动任何人。夜晚的风吹动着荒野中的树木,枝叶发出的声响正好掩盖了他们急促而谨慎的马蹄声。即使这样,在有些地方仍不得不下马步行,以免惊动敌人。草丛中,大石后,说不定就隐藏着敌人的暗哨。

        但他们可不是毛手毛脚的新手。他们在过去的被追逃和在各种敌人的战斗中,早就磨砺出各种非凡的本领。即使让他们拿着剑从敌人大营中冲杀过去,也绝不会有人能阻拦得了。可他们这次可不是来战斗的。与其那样,还不如绕道更安全。

        眼下的形势刻不容缓,他们之所以夤夜而行,披星戴月,正是为了节省时间。

        他们周旋在看见和看不见的岗哨之间,眼热心跳的篝火和影子里跳动着巨齿的栅栏,一个挨着一个。即使像精灵王子和阿卡阿卡这样年轻矫健的身手也百倍加以小心。更别说开口说话了。

        可他们心里却翻腾着。望着身边单薄轻盈的身影,由衷地发出赞美和敬佩。

        精灵王子用他锐利的双眼推开夜幕的阻拦,多黑的地方他都敢毫不犹豫地迈步而行。他敏锐的双耳一旦听到可疑的动静,马上就会回首召唤他们小心从事。他已经随时准备着保卫希娜了。

        当格雷恩找到他,将这个艰巨而大胆的计划告诉他—虽然也为能得到格雷恩和希娜的信任而开心,他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下来,却深知此刻重任在肩。

        在敌人阵中穿行,一不小心就会惊动敌人并带来可想而知的巨大的危险。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他也宁可一个人挡在敌人面前。希娜的安危,身系数万人的生命。不只是那些为了正义而战的士兵,也包括他们的敌人。

        “希娜小姐真是深明大义,胆量过人。”他想,“如果换做是我,我一定是做不到的吧?”

        精灵是高贵的,也是傲慢的。他们崇尚力量,忠贞热情,珍视每一个生命。

        可是,那只是对自己和朋友们而言。对待敌人,他们是冷酷的,毫无仁慈可言。

        在朋友们身边,水晶之星升起落下,他都看在眼里。

        他们的勇敢,让高傲的精灵也为之折服。所以,他们绝不是畏惧艰难,敌人大军压境就乱了手脚方寸,只想到如何保存自己的生命。他所看到的完全不是那样的。

        不可否认,他们身上闪光的品质也是精灵所信守和追求的。对此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些凡人也有着高尚的值得精灵敬佩的东西。当丹娜毅然放弃仇恨,孤身直赴敌营,只为了更多人的生命。他再一次发现,人类的伟大之处,还有很多是他还不了解的。

        因为,这些勇敢的人所想的是,为了保全自己,也是为了敌人的生命,甘愿去冒险。

        可是,他是他们的好朋友,他们一直信赖他。无论他们做出什么让他无法理解的决定,那怕毫无胜算,那怕一去不返。

        只要他们需要他,精灵王子还是会毫不迟疑地,为了朋友们去赴汤蹈火。

        借助黑夜的掩护和坐骑的神骏,他们更是神圣联盟军中最胆大心细的,足以完成事关成败重大责任的最好人选。他们平安地越过了敌人的防线,趁着皎洁的月光还在天空和他们作伴,三人催开四蹄纵马扬鞭。整整一天,他们一路毫不停留,顾不上喝一口水,吃一口饭。傍晚时分,眼前遥遥可见明灭的灯火。

        虽然饥渴难耐,人困马乏,可是他们也为终于赶在莱顿王的援兵出发前迎头赶上发出会心的微笑。

        希娜勒住缰绳,转过马头,横在他们面前。事已至此,无论成败,她都心安理得。她笑道:“好了。你们就送到这里吧。剩下的交给我一个人就好了。”

        阿卡阿卡急忙说道:“那可不行,希娜小姐。格雷恩先生对我们说的,可是要平安护送你进紫竹国的大军营地。我认为他的意思也是要我们平安把你接回奇利亚斯啊。”

        希娜轻轻摇摇头,一朵最善解人意的笑容绽放在她的唇边。可是,她同样很坚决地拒绝了。

        “我很感谢你们能陪我一路闯过敌营。可是,我对此次能否说服莱顿王毫无把握。如果我没能说服他们,我一个人倒没什么好怕的,何苦大家一起冒这个风险呢。快回去吧,不要让我还要为你们担心。”说完,她笑着挥挥手与他们告别,回身飞驰而去。

        望着黑夜中她的影子,阿卡阿卡不由地赞叹着:“从我认识她的那天起,我就没有再见过比她更坚强更顽固的女战士了。米莱里安王子,我们该怎么办?难道真的就这样回去吗?”

        精灵王子无奈地点点头:“连格雷恩都无法说服的姑娘,我们除了照着她说的做,还能怎么样呢?不过,阿卡你还是留在这里吧。小心观察敌人的动静,如果发现情况不妙,凭着你的机灵劲儿,说不定能想出个什么好法子帮帮希娜小姐。我马上就回去见格雷恩他们,告诉大家希娜小姐已经平安到达。还要让他们做好一切准备,以防不测。”

        他们商量好了就片刻也不停留。临行前精灵王子还不放心,叮嘱着阿卡阿卡:“别忘了希娜小姐的话。不要轻举妄动,好好保护自己,不要让敌人发现你。”

        剩下他一个人,精灵王子反倒不再躲躲闪闪,也不再顾及哪里会躲藏着敌人的伏兵暗哨。他只需一往直前奔跑,闯入那条最近的路,早一点回到还在揪着心等待女战士消息的朋友们身边。

        胯下的战马四蹄飞扬,可他仍是嫌它跑的太慢,狠狠地给了战马一鞭。

        第二个黑夜已经来临,马蹄声却暴露了他的行踪。敌人营寨里、帐篷里火把照耀,四处都吹响了遇敌的号角。守卫们发现一人独骑欲闯大营的敌人,纷纷弓上弦剑出鞘,在号令下上马试图追赶阻截。

        精灵王子俯身马背,听到耳边风声呼啸,却头也不回。飞奔了一天一夜的战马此时也不知疲倦,在主人无畏地催促下,昂首嘶鸣,向着灯火最辉明之处冲了过去。

        敌人措手不及,乱作一团。他们只看到一道风驰电掣的黑色身影,在万马军中肆意冲撞游走,无可阻拦。黑夜里失去目标的弓手茫然地望着手中的弓箭不知所措,追赶的士兵们也只听闻蹄声就在前方却望尘莫及。

        大营中号角响彻夜空,更多火把点起照亮了每一个角落,让闯入者无可遁形。精灵王子年轻的心在战鼓声中飞扬,呼啸的箭雨也只做蹩脚的送别挽留,却注定让他一去不回头。愤怒的敌人用叫喊声,把那个夜晚变成了一个简直可以和他所见过的任何一个最热闹的集市相提并论的可笑的地方。年轻的精灵王子在想念朋友们的同时还在让这个集市更加热闹喧嚣一些。

        他双手提缰,战马腾空,踏破一座座帐篷,闯过一道道长矛盾牌搭建的阻碍。他闪电般冲到营门前,拔出长剑劈开栅栏,扬眉吐气一骑绝尘,只留下身后一片片惊呼。

        精灵王子的到来让大家又惊又喜。他们从格雷恩那里得知他们护送希娜出发后,就一直为他们担着心。现在可好了。

        他们纷纷围上去,七嘴八舌地问个不停。多兰赫尔疾步上前,面色潮红。他急切地询问道:“希娜小姐呢?她现在在哪里?”

        精灵王子身上脸上还有奔波的劳顿,却能体谅多兰赫尔的心情。他试图用最简短轻松的语气来打消黑森林王子的焦虑。他笑着说道:“请多兰赫尔王子放心。希娜小姐已经顺利抵达莱顿王的大营,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特林维尔赶紧笑道:“偷偷摸摸从敌人的防线通过,一定好玩儿极了。太遗憾了,如果我和你一起去,米莱安,你就会发现,大个子维卡这些年做一个猎人,练就的本领该是多么有用啊。”

        精灵王子笑着回应道:“是啊。可我宁愿相信,你只想着纵马驰骋,把他们的大营闯个人仰马翻才肯罢休吧?”

        特林维尔一脸惊讶地看着他说道:“哎呀,我正是这样想的呢。”

        精灵王子微然一笑:“所以,特林维尔,做为你的朋友,我已经替你那样做了。”

        可是,多兰赫尔仍旧阴沉着脸,冷冷看着他们。特林维尔也只好闭了嘴叹口气,不再笑了。

        格雷恩看到他们已经顺利完成了他所交代的任务,顿时轻松了许多。与此同时,也为希娜今后的命运开始担忧。

        果然,多兰赫尔神情忧郁地低声说道:“可你们毕竟还是让她一个人留在了那里。”他走到格雷恩面前,望着他的眼睛,

        “不管你说多少遍,格雷恩先生,我还是不能理解。你真的会让一个柔弱的女子独自一人去承担这份危险。即使是她一再要求那样做,你也是完全可以阻止她的。如果你坚持,她会听从你的意见放弃这次冒险。可你显然没有那么做。如果劝说就能让敌人退缩,那我们空有数万大军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如果……”他顿了一下,声音变得低沉失落,“希娜小姐万一情有不测,格雷恩先生,你难道不会后悔吗?”

        众人顿时陷入一阵沉寂之中。可并没有人觉得他说错了什么。希娜小姐的英勇举动固然令人钦佩,可是危险也正如黑森林王子所说。他们之所以没有像他那样直白,只是不愿意也不敢去那样想。他们都沉默着。

        精灵王子早从他的朋友特林维尔口中,听到过黑森林的王子对希娜一往情深的说笑。在精灵深山初见再到一同奔赴圣城的旅途,直到现在,希娜都是他心中爱慕敬佩的女子。她的美丽温柔像神山吹过千百年的清风,可以让最高傲的精灵为之倾倒。她的热情泼辣也同样可以让最桀骜不驯的猎人退避三舍不敢招惹。希娜和他所有的朋友一样,都是让他情愿以性命去守护的。

        何况这次又是他亲自护送她去敌人的营地,他觉得自己更加有责任和理由去维护她。看到大家都不做声,他说道:“多兰赫尔王子,我们大家都知道你在为希娜小姐担忧。可是,请相信,格雷恩一定也和我们一样。让亲人和朋友为了更崇高和伟大的事业去冒险,他做出那样的决定一定很艰难,也很痛苦。可是,相信希娜小姐吧。她是个女子,也是个了不起的战士。王子殿下,请和我们一起尊重她自己的选择吧。”

        多兰赫尔长叹一声。赛尔走到他身边,凝望着他的双眼,慈爱地安慰着他。他说:“格雷恩先生做的并没有错。希娜小姐是在挽救更多的人。如果对面停留着的是来自咖拉德加的子弟,不仅是我,殿下肯定也会那么做的吧?”

        多兰赫尔看着大家。特林维尔也鼓励着他,他说:“相信希娜吧。多兰赫尔王子,她会做到的。连我大个子维卡都怕她,还有什么能吓倒她呢!更别说还有那个机灵鬼阿卡呢。他会保护好我们的希娜小姐。不会有事的,相信我吧。”

        黑森林王子看着大家。他们都用理解的目光注视着他。他的心情也平静了许多。他慢慢说道:“对不起,我并不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那么做。我也从不怀疑她所做出的每一次选择。我只是想到如此重担交付给她那样柔弱的双肩之上,就痛恨自己无能为力,不能去帮她。”

        精灵王子走上前去握住他的双手:“三天!多兰赫尔王子,只要三天,我们就能听到来自我们一直惦念的好消息了。这也是她要我们坚信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