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书库 - 历史军事 - 池鱼之殃在线阅读 - 第一章 冰川银石

第一章 冰川银石

        参天的石柱撑起大堂,只是零散的一些石器让大堂显得极为空旷,微微一丝声响都会显得极其突兀。

        整个空间都由冰川银石构成,清一色的冷灰色让一切都十分冰冷疏离。

        大堂内的女子皮肤呈现病态的白,唇色却是鲜红,穿着一袭红裙更是十分惹眼。

        池鱼光着脚走入大堂,悄无声息。

        但强烈的色彩反差却没有带来生机,细风吹过让裙角飘起,更显惊悚。

        池鱼用灵力点燃手中的三根香,插在泽州神像前的香炉中,姿态虔诚地跪在神像前的软垫上,闭着眼睛双手合十。

        所谓,我点高香敬神明,抵我心中意难平。

        池鱼唇角微勾。

        我的心中意,谁也平不了。

        ———

        千仞阁被浸在一片火光之中,往常阴冷寂静的杀手组织如今爆炸声声,依稀夹杂着惨叫声。

        不夜天的人衣着火红,四处投掷着弹珠——落雷,落地的瞬间便炸毁了周身所有。

        领头的时凌云将刀架在千仞阁阁主鱼奉的脖子上:“任平生在在哪里!”

        鱼奉冷哼一声:“偷袭,不夜天也就这点本事了吗!”

        时凌云手中用力将刀一抽,红痕乍现,鱼奉也轰然倒地。

        鱼思渊愣神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只觉得满目荒唐,似一场梦,虚假的不像话。

        明明上一秒还在和师兄弟们说着笑话,欢愉未散,怎么如今就只剩疮痍荒凉。

        直到一声爆炸声从自己耳边响起,鱼思渊如梦初醒,抽出腰间的佩剑,冲向那些入侵者。

        鱼思渊不知道自己杀了多久,杀了多少人,只觉得自己的剑好重。

        郭云野从主殿的暗格中找到了石剑任平生,兴冲冲地跑出来给时凌云看。

        时凌云却一瞬间变了脸色:“云野,快放手!”

        郭云野不解,下一秒握住石剑的右手便被冻住,郭云野惨叫一声。

        时凌云立马抽出佩剑,砍断了郭云野的右手,断手一落地,便成了粉碎。

        “立刻带云野回去治疗!”

        时凌云从一旁的弟子手中拿来锦盒,用灵力将任平生放入其中。

        鱼思渊拼尽全力冲向时凌云,却被一招制住,摔倒在地,甚至向后滑了一段距离。

        鱼思渊努力地想再拿起自己的剑,哪怕断了,也要杀了这些畜生!

        可终究身受重伤,精疲力尽了。

        手中断剑坠地的瞬间,一位白衣男子背着琴也落地在面前,只是背对着她,看不清容颜。

        虽只是背影,也可见风采。

        故渊伸手一挥,纯白的灵力解决了面前一众不夜天的人。

        下一刻就瞬移到时凌云面前,凭空用灵力化了一把利刃,抵在时凌云的脖颈处。

        动作之快,时凌云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扼住了要害。

        从他手中夺过锦盒,反手将其打晕。

        故渊打开锦盒,看着盒中寒光凛凛的任平生:“这是阿姐的任平生。”

        故渊欲走,只见千仞阁夫人楚安恬从面前突然冲出,大声喊道:“鱼思渊,快跑!”

        接着此人就被紧追其后的不夜天的人用落雷炸成了粉碎。

        故渊闻言微愣,转身就看到一个女孩满目不可置信:“娘!”

        故渊似回忆了片刻,便出手解决了涌来的人,拉着鱼思渊离开了千仞阁。

        ———

        三月后

        万圣堂后山的荒林里杂草丛生,寂静的夜晚中,偶尔几声的鸟啼更增了几分诡异。

        沈既白努力压抑着喉咙处的瘙痒,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猫着腰的蒋元序。

        蒋元序抬头看了眼被乌云遮住的月亮,拿出怀里的夜明珠,照着前进的路。

        尾随在后的蒋元英幻化出一个光球,打在蒋元序的腿弯处:“元序,跟我回去。”

        蒋元序被那小光球打倒在地,看清来人后立刻起身:“我不回去!”

        沈既白走上前:“元序,这里是万圣堂,不可胡来,有什么事我们回拓苍山再说。”

        蒋元序后退:“不,回了拓苍山我就更不可能跑得了了。”

        蒋元英一脸正色:“元序!只是让你和江姑娘定亲,又不是成亲,你何必出走呢?”

        蒋元序极其任性地哼了一声:“我才不会娶一个道姑,定亲也不行!”

        说完,蒋元序就转过身,催动灵力向荒林深处飞奔。

        蒋元英见状也立刻追上去。

        二人很快就消失在了荒林深处的黑暗里,沈既白四处张望:“元英!元序!”

        大声喊了两声,再也无法抑制喉咙的异样,猛地咳嗽了几声。

        咳嗽声后,荒林又恢复了寂静。

        而消失的二人也迟迟没有回应,沈既白踌躇片刻,向眼前的黑暗探索。

        不知道走了多久,沈既白凝心聚神看着地面,下一秒,却如踏空坠崖一般向下坠落。

        ———

        “既白,既白,醒醒,既白……”

        耳边模糊的呼唤声逐渐清晰,沈既白费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正是蒋元英和蒋元序。

        只见二人灰头土脸,发髻凌乱,沈既白撑着坐起来:“你们这是……”

        蒋元英愤愤地瞪着蒋元序:“我一直追着元序,不知道走到了哪里,拉扯间就掉下来了。”

        “掉下来?我一直注意着脚下,我可以确定落脚处是平地,不曾看见任何低处。”

        蒋元序嘟囔着:“可能今天太黑,看错了也不是不可能,不然我能让他抓住?”

        蒋元英抡手做打势,蒋元序立刻闪躲。

        沈既白站起来向四周走动观察。

        只见正中心是一口干枯了的泉,早已被杂草掩埋,四周的石壁也布满枯草,枯草下斑驳的白印仿佛被雕刻的花。

        沈既白研究着墙上的草:“我受冰川银石所伤,虽身处修炼世家却难以修炼,二十六年也比不得旁人短短三年。”

        蒋氏兄弟二人闻言都沉默了下来。

        九州大陆灵力充沛,修炼的人不在少数。

        有人有天分,也会资质欠佳,更有甚者无法修炼。

        沈既白可谓骨骼清奇,是难得的修灵天才,可惜十六岁那年为冰川银石所伤,以致经脉过于脆弱,负担不了强大的灵力。

        说的人已经淡然,可听的人眼神里却不由得多了些遗憾。

        沈既白自顾自地说着:“我灵力是不行,可奇门异术却是在行,不是我自夸,天下的奇门遁术我已掌握了有八分。”

        回过身看着依旧站在原地的二人:“我可以确定,我们是闯入了一个结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