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书库 - 历史军事 - 池鱼之殃在线阅读 - 第七章 十年

第七章 十年

        池鱼又如何不知,从她凭一股怒气杀上万圣堂的那一刻起,输赢都是不得善终。

        输了,世上再无池鱼。

        可若是赢了,她杀了万圣堂半数弟子,如何再与周郁仪在一起。

        她和周郁仪走到如今这一步,无论结局如何,都注定回不到过去了。

        池鱼答应了柳素商所说的十年之约。

        她会在万戾门呆十年,日日诚拜神像,权当为万圣堂因她而死的人超度。

        十年后,便再入江湖,生死不见。

        ———

        池鱼从回忆中走出,就看见故渊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

        池鱼摆着一张黑脸:“你怎得到这来了?”

        若不是有任平生为他抵挡了大部分冰川银石的侵蚀,他早就在封印之外变成冰渣子了,还能这般走到池鱼面前?

        池鱼语气不善,故渊却带着浅浅笑意:“我想阿姐,所以就来了。”

        池鱼本就不是真的生气,故渊这么一哄更是气不起来了。

        “想我?”

        房若荷和彭季文修成正果,周郁仪和柳素商也殊途同归,自己不在的十年,大家都过得很好啊。

        这傻小子……

        池鱼尾音上扬,抬起狐狸眼看着故渊,语气里讽刺偏多,故渊却依旧被看得耳尖尾红。

        故渊触电般眉眼低垂,声音也低了下来,闷闷的透着几分委屈:“阿姐,我过得很不好,没有阿姐,谁都可以来欺负我。”

        “我花了十年的时间,才升到忘忧天境,有能力抵抗冰川银石,走到阿姐面前。”

        池鱼沉默了,故渊先天不足,经脉比常人要细,修灵的难度很大。

        而世间修灵分九品,九品之上有乐悟凡境、度和地境、忘忧天境、无量仙境和大空神境,每升一级难度都会数倍增长。

        而到了第九品,想升到凡境,需要的不仅仅是充沛的灵力,也需要经历生死。

        十年间从毫无根基到忘忧天境,便是天纵奇才也难以做到,而故渊没有童子根基,十年中的困苦可想而知。

        池鱼压下心中的苦涩,调笑道:“昨天是我承诺的第十年,本是要破了封印出去的,你这一来,反倒叫我无缘无故白送了一天。”

        故渊释然地笑了,阿姐果然不会困于一方小天地,他还是极其幸运的。

        蒋元序在外面踌躇了许久,抱着锦盒和长琴走了进来:“池鱼姑娘,这些东西……”

        蒋元英和沈既白看着他瑟瑟缩缩的模样忍俊不禁,带着笑意摇着头,也走了进来。

        故渊防备地看了他们三人一眼,上前接下来蒋元序手中的东西。

        说是接,又太过用力了些;若说是抢,这又本是他的东西。

        总之有些怪异。

        池鱼难得地解释了一番:“他们不是万圣堂的,只是误闯进来的。”

        故渊这才收了目光,将长琴放在一旁,将锦盒恭敬地双手奉给池鱼。

        “阿姐,你的东西我为你拿回来了。”

        池鱼打开锦盒,一股寒气瞬间布满整个大堂,其势汹汹连燃烧着的蜡烛还来不及熄灭便被冻住了。

        蒋元英愣住了:“任平生……”

        早就听说不夜天为了任平生将千仞阁灭门,没想到竟是为了给池鱼?

        池鱼是不夜天的人?

        “阿姐,我在找任平生时遇到了郭云野,他被任平生断了一臂。”

        蒋元英闻言心下放松,他不是不夜天的人,也是,池鱼一直在万戾门中,怎会是与灭门之事有关。

        池鱼看到了自己驰骋江湖所用的兵器,想起江湖热血,眼神中突然多了几分嗜杀之意。

        勾起唇角,笑得索然。

        “无妨,我与不夜天不过是小过节。”

        池鱼将任平生拿出来,左手食指中指并在一起,从剑柄到剑梢轻轻抚摸。

        “真正和我有仇的,是千山城,万圣堂、拓苍山。”

        蒋元序和蒋元英闻言错愕地看着池鱼。

        拓苍山?

        如果和拓苍山有仇,那为何会救沈既白?

        池鱼周身充满了纯白的灵气:“他们妄想用这么一个阵封印我,今日我便破了此阵!”

        池鱼将任平生扔向泽州神像,正中眉心。

        神像瞬间破裂,金黄色的灵力蓬发而出,冲破了石顶,直指云霄。

        “我跪拜神像,为任平生下万圣堂的无辜亡灵超度十年,那些对我有罪的,也该是他们偿还的时候了。”

        池鱼仰望那刺眼的金光。

        “我偏要走得张扬,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回来了。”

        “他们过了十年的安稳小日子,也该尝尝惶恐不安的滋味。”

        ———

        那一抹金黄的封印之力十分惹眼,许许多多的人都看到了。

        不知者以为天有异象,知之者哑然无言。

        周郁仪手中的茶盏落地而碎,惶惶不知所措。

        柳素商望着那一抹色彩,留下两行清泪,心中释然。

        房若荷和彭季文是所有人中,难得的真正为池鱼高兴的人。

        而当初参与封印池鱼的众人,真的如池鱼所望,惶恐不安。

        但也有人胜券在握,自诩算无遗策。

        ———

        江湖上人心惶惶,昭阳城数日内也经历了一番有惊无险的异动。

        不过数日,昭阳城内的变动就传遍了整个江湖,各种传言层出不穷,但都大同小异。

        宣帝问斩宋林川时,其副将彭仲武率顾家军围住了昭阳城,百官众民都以为宋将军会起兵谋反称帝。

        但最终彭仲武撤了军,宣帝以谋逆罪处死了大将军宋林川。

        为宋林川求情的三皇子顾允行因私放宋林川之女宋卿月,废除皇族身份,贬为庶人,无诏不得再入昭阳。

        而在大局落定之后,顾允行和宋卿月的踪迹消失在了江湖之中。

        顾允行在朝堂中本是呼声最高的,夺储之争的形势因此急剧变化,只剩二皇子顾允书和七皇子顾允真平分秋色。

        朝堂是江湖的缩影,江湖中的势力门派都与皇子有接触合作。

        天下第一大家拓苍山本是三皇子一派,现如今顾允行被贬,拓苍山也变成了一块香饽饽,也变成了烫手的山芋。

        两位皇子可以争取与其合作,而拓苍山的宿敌也可以不再顾忌其他。

        一念天,一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