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书库 - 历史军事 - 池鱼之殃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枯木逢春

第八章 枯木逢春

        池鱼用内力摧毁了早已破败的飞仙裙,携着任平生离开了万戾门。

        而沈既白三人得以重见天日,蒋元序兴奋得蹦了起来:“耶,终于出来了!”

        蒋元英也轻松了下来:“我们这么久了无音讯,父亲一定急坏了。”

        沈既白看了看他们二人,又看了看池鱼。

        他的心情不似他们那般充满希冀,沈既白只心生难过。

        他与池鱼一共见了两面。

        第一面,他一见生情,她一无所知。

        第二面,他再见倾心,她一别两宽。

        若此次一别,不知何时可以再得第三面。

        蒋元序碍着池鱼所说的和拓苍山有仇,不敢去告别,就推搡着蒋元英。

        蒋元英无奈地看着怂怂的弟弟,走上前抱拳:“多谢池鱼姑娘破阵,我等消失数日,恐家中担忧,这就要回拓……回去报平安了。”

        蒋元英也顾忌着“仇”,刻意避免了“拓苍山”三字。

        池鱼看透了他们的警惕,笑道:“我与拓苍山之事不涉及各位,就此别过,若再见针锋相对,望手下留情。”

        三人感叹池鱼的冷静,又慌于日后的硝烟,拜别离去。

        沈既白深深地又看了一眼池鱼,终究没有言语。

        池鱼在他们走后,才卸下了那一身无所谓的姿态。

        她走得肆意,但真正踏上离开已久的江湖,池鱼竟生出了一些茫然。

        在万戾门中,池鱼幻想着自己出来后一定要报仇,要将万圣堂、拓苍山和千山城搅得天翻地覆。

        报了仇之后,要踏遍山河,赏世间最胜的景,品世间最烈的酒,见世间最妙的人。

        可这一天真的来临,池鱼只觉得无所适从。

        池鱼嗤笑一声——天地之大,我竟无处可去?

        “阿渊,我该去哪呢?”

        故渊背着琴,眼神中闪着雀跃:“阿姐乍出山门,正如枯木逢春,何处不可去?”

        “枯木逢春?”池鱼淡笑着看向故渊,“阿渊,我带你去一处真正的人间仙境。”

        ———

        池鱼带着故渊来到了东离的最南边,这里贴近南靖,四季花开。

        池鱼提着裙子,缓缓走上一层一层的石阶,走进一座道观。

        这道观名金台观,因观中有一天然金台得名,在北辰、南靖和西蜀都十分闻名。

        池鱼和故渊掠过前来赠香的人烟,从一条长满了青草的不起眼小道深入道观。

        扫地的小道士看着他们消失在小道里,被一旁的道士用拂尘扫了一下:“臭小子,看到漂亮姑娘就移不开眼了?”

        小道士嘟囔一句“才没有”又继续扫着。

        年长的道士理了理手上的拂尘:“终究还是回来了。”

        这条小道很长,还未到尽头就已经听不到观中的喧嚣。

        到了一个小院,院边竖着一个石碑,石碑上写着“逢春舍”。

        故渊终于理解了池鱼口中的“枯木逢春”。

        所有人都以为池鱼是十年前才破了封印出现在江湖,其实池鱼二十年前就离开了万戾门。

        那是她才八岁,懵懵懂懂误打误撞进了这道观,彼时的她不识字不会言语,被当时的观主江枫眠收留,取名江岁。

        在逢春舍的十年,对池鱼来说就像一场梦一样美好又遥远。

        正屋的门被打开,一个姑娘身着松石八幅裙,行走间裙摆打开似树上花开,动人心魄。

        只是姑娘神情恹恹,眉间挂着淡淡忧愁,头也微微低着,好似一朵蔫了的娇花。

        池鱼笑着浅浅唤了一声:“晚凝。”

        江晚凝不可思议地抬起了头,眉间忧愁尽散,喜意冲上眉梢:“岁岁!”

        江晚凝激动地向前走了两步,又转过身飞快地跑回屋内:“姥姥,岁岁回来了!”

        池鱼笑得温柔,偏头看着一直安安静静的故渊:“阿渊,这是我的家。”

        故渊十年前才遇到池鱼,本以为她十八年的光阴一直被困在万戾门中,幸好她还有一个家。

        江晚凝扶着一位老者缓缓地走了出来,江枫眠看到池鱼就红了眼:“岁岁……”

        池鱼快步向前,脸凑向江枫眠伸出的粗糙的手:“姥姥……”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江枫眠不停地抚摸,嘴里不停地念叨着。

        对池鱼来说,这世上如果只有一个人真心希望她好,那一定就是江枫眠。

        如果世上只有一人能活,那也一定是江枫眠,谁都可以去死,江枫眠不行。

        ———

        拓苍山的树郁郁葱葱,在百花齐放的春光中别有一番特色。

        但拓苍山的气氛却浓重异常。

        近日发生的一切对拓苍山来说都不算喜事——三皇子顾允行被废,拓苍山陷入了两难;池鱼突破万戾门封印,说不定哪天就会找上门来。

        三位长老都眉头紧锁。

        唯一的喜事便是沈既白三人平安地回来了。

        蒋元序躲在松林里,偷偷品尝昨夜从厨房顺出来的酒。

        来不及品尝一口,就被前来的蒋元英抢了去。

        蒋元序气得跳脚:“蒋元英!”

        蒋元英却不把他的怒吼放在眼里,甚至咂了咂嘴说了句“好酒。”

        然后才把眼神放到了蒋元序身上:“我可是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喝你一口酒怎么了。”

        蒋元序冷哼一声:“你倒是说说,什么样的好消息值我煞费苦心偷出来的酒!”

        蒋元英靠坐在松树下:“你和江姑娘的婚约延后了。”

        蒋元序一听,瞪大的眼睛里全是不可思议的喜悦:“当真!?难道是因为我消失了一段时间,师父心软了?”

        蒋元英毫不留情地在蒋元序异想天开的脑子上敲了清脆的一声:“别想了,是因为江姑娘的姑姑昏迷不醒恐大限将至,前后三年都不可办喜事。”

        死亡是个沉重的话题,蒋元序觉得自己的喜悦好像也没那么浓烈了。

        短暂的沉默后,蒋元序突然觉得好像少了个会及时调节气氛的人。

        “既白呢,怎么回来之后就不见他了?”

        蒋元英抬起下巴指着山顶的方向:“既白在万戾门呆的时间太长了,蚀冰丸早就起不到作用,所以受了反噬,现在正在闭关。”

        蒋元序又想起了那个张扬神秘的红衣女子:“也不知道池鱼出去之后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