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书库 - 历史军事 - 大明:弃婴开局,老朱求我当皇帝在线阅读 - 第1054章 隐瞒

第1054章 隐瞒

        得到最后的结果,朱炫暂时没有让人做什么。

        现在动手,最多就是把朱允熙等人拿下,还是搞不懂敌人在背后折腾那么多意欲何为,以及挖不出背后更多的秘密,只有像北平那样放长线钓大鱼,才能把更多的问题挖出来。

        朱炫再看了一遍,蒋瓛送过来的奏章,暂时放到一边了。

        “有时候,不是我想对他们做点什么,而是他们非要让我做点什么。”

        朱炫的心里无奈地在想。

        处在这个位置,很身不由己。

        把这些想法暂时放下来,朱炫再整理了一遍接下来的语言,就去乾清宫找老朱说一说这件事,只是把朱允熙给隐去,只说了钟绍元等人的事情,以及继续钓大鱼的计划。

        不敢把真相说得太清楚。

        老朱最近很闲,在宫里没什么事情可以做。

        所有的权力,现在都被他丢给朱炫,连奏章也不看了,正是因为太闲了,就想在宫里折腾一点什么来玩玩,于是把乾清宫御花园里面的草地开垦了,准备留着在来年春季种庄稼。

        “皇爷爷,这是做什么?”

        朱炫也就一两天没来,看到此时的乾清宫完全变了样。

        朱元璋现在就是个老农民,带着文珪和文墨两个臭小子种地,御花园里池塘的水,都被放了大部分来灌溉,还有几个太监在池塘里折腾,说是要给文珪哥俩摸田螺。

        乾清宫的变化,大得朱炫不知道怎么形容。

        “咱能做什么?当然是种庄稼,咱们朱家出身贫寒,以前就是种地的,不能忘本了。”

        朱元璋把锄头丢到地上,再用毛巾擦了擦汗。

        云奇见了拿起毛巾准备过来帮忙,但是也被老朱拒绝,轻哼道:“咱是农民,种地的时候,流汗也是很正常,哪用别人帮咱擦汗?农民没那么娇贵。”

        “老奴该死!”

        云奇低下头说道。

        “皇爷爷,你现在应该好好休养,而不是折腾那么多。”

        朱炫可以明白,老朱就是闲不下来。

        作为一个忙碌了一辈子的人,突然让他在乾清宫享福,什么都不用做了,肯定很不习惯,总觉得哪里都不舒服。

        不找点事情来做,浑身不对劲。

        “在宫里整天坐着,算什么休养?”

        朱元璋满不在乎地说道:“咱适当动一动,身体才能更好,种地多舒服,心情都愉快了不少,哈哈……”

        朱炫只好过去,扶住老朱坐下来,又道:“皇爷爷说得对,不过带着文珪和文墨,其实也不算闲。”

        朱元璋轻哼道:“你懂个屁!文珪是未来的皇帝,天下以农为本,文珪怎么可能不懂农业?咱这也是带他学习,以前咱没带你做过这个,现在得在文珪身上补回。”

        朱炫:“……”

        说的还好有道理。

        尽管现在的大明,再也不用为了粮食而发愁,但农业对于大明还是超级重要。

        天下百姓不能没饭吃,如果没有,一定会造反,农业对于一个及格的君王来说,还是必修课,一定要学会的课程。

        尤其是经过元末乱世,亲身体会过吃不饱饭的老朱,对这些更看重。

        “太爷爷!”

        这个时候,文珪拿着一个大田螺过来,兴奋地说道:“田螺,孙儿等会要吃田螺。”

        “好啊!”

        朱元璋喝道:“云奇,听到没有?等会让御膳房的人炒田螺,炒得香一点,郑和带回来的那些辣椒,多放一下,这样吃才带劲,文珪他们也不怕辣。”

        文珪和文墨一听,当即欢呼起来。

        想到很快就能吃田螺,不知道多开心。

        他们两个孩子,有点孩子心性很正常,不过朱炫看到朱元璋也有点孩子的感觉,怪不得以前有人说过,老人越老了越像孩子,这句话说的一点也没错。

        “你们就知道,给皇爷爷带来麻烦。”

        朱炫只好抱起文墨,轻轻地擦去他额头上的泥土。

        文墨到了现在还是不怎么懂得说话,但是也会发出“爹爹”的音符,手里也拿着一个大田螺,开心地抱住朱炫的脖子,然后把泥土也沾染到朱炫的脖子上。

        “咱能有什么麻烦?”

        朱元璋还挺乐意这样做,简单地洗干净手上的泥土,往乾清宫里面回去。

        云奇他们几个太监,赶紧把那些田螺带走,送去御膳房让人炒了。

        “有事?”

        朱元璋一眼就能看出来,朱炫不会无缘无故地来自己这里。

        朱炫只好说道:“书信一事,又有线索了。”

        关于书信这件事,朱元璋也很关注,为此还把宫里不少太监清理一遍,也不管那些太监有没有问题,反正都是命贱的奴婢,就算全部杀了也不会感到残忍。

        “具体怎么样?”

        朱元璋问道。

        “那个人,是四哥身边的一个太监。”

        朱炫把朱允熙在其中摘除,把事情的结果简单地说了说。

        着重地说了钟绍元怎么和外面的寡妇勾结,把书信送到朱允熙的桌面之前。

        “这封书信,很容易暴露了他们。”

        “为何要送出书信,锦衣卫现在还没能查到。”

        “正常来说,就算朱允炆想要暗中联系三哥四哥他们,也没必要用这么低劣的手段,具体的问题孙儿让锦衣卫继续查了。”

        这一点也是让朱炫最感到疑惑的地方。

        书信的出现,显得很不应该。

        好像故意地让他们发现,有这么一封书信存在,也不怕被暴露了什么。

        朱元璋听完了,也陷入短暂的沉思。

        这个问题确实挺严重的,越是往深处想,越想不出具体为何。

        “那就继续查。”

        朱元璋微微点头道:“那些妖人,必须全部查清楚,发现一个就杀一个,白莲教可不是什么善茬。”

        要知道当年他打天下的时候,没少和白莲教有过接触。

        很清楚白莲教这个组织的存在,为的就是造反,为的就是蛊惑人心,只要有白莲教存在,天下早晚大乱,这是必然的。

        “孙儿知道了。”

        朱炫点头道。

        朱元璋问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朱炫说道:“孙儿想把一切隐瞒下来,包括三哥四哥他们也瞒住,继续实行以前的放长线钓大鱼,任由他们发展,只要他们做得越多,将来暴露的也就越多。”

        这个就是朱炫的打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