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书库 - 都市言情 - 狂士下山,师父让我吃软饭在线阅读 - 第3章 救人

第3章 救人

        苏辰就像是一缕光出现,俯身蹲下,从女人怀里接过男人的头部,缓缓放在地上。

        女人不知怎么,像是被定在了原地,任由苏辰所有举动忘记反抗,忘记询问。

        苏辰还是那身简单的粗布麻衣,洗的干干净净,看着不像捡破烂的,倒也不像是有钱人,但就是那股镇定自若的态度,就让人想要信任。

        检查了一下男人的症状,把了脉搏,见男人嘴唇青紫,苏辰确定男人是心脏疾病,若是救治不及时,很快就会没命。

        他抬起头,语气十分轻柔的问那个呆滞的女人,“叫救护车了么?”

        女人瞬间崩溃,眼泪刷刷掉落,又抬起手准备拨号,但颤抖的手根本不听使唤,女人像是拨浪鼓一样摇头。

        无助的看向周围,“帮我打个120吧,求求你们帮我打个120。”

        苏辰摇摇头,等120到这,这男人应该就直接进冰柜了。

        从怀里取出一个小小的铁盒,铁盒有些年头,都包了浆。

        女人见苏辰从铁盒里拿出一根手指长的银针,瞬间慌了,才想起来要反抗,瞬间扑过去。

        “你要干什么?你乱动什么!起开。”

        苏辰蹙眉,冷声解释:“你在拦着我,你老公就等不到救护车了。”

        “你这人可别逞能,是不是医生啊就敢乱动!”

        “对啊!还是等救护车来吧!”

        “现在的人,真是想成名想疯了,这是跑这蹭热度来了?”

        “告诉你,这可不是一般人,滨海数一数二的商人赵先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有几条小命够赔?”

        刚才记者围堵都是为了抢最好的镜头,如今围堵苏辰,可都是想在赵先生那里混个功劳,将来采访的时候能得到独家。

        苏辰可没管不相干的人怎么说,那一双深邃的眼睛始终盯着赵夫人。

        一秒,两秒,三秒。

        赵夫人也看出谁都指望不上,倒是苏辰能第一个冲上来,就冲这份勇敢,她信了。

        收起眼泪,对苏辰说了一句:“请你,救他。”

        一句请你,苏辰瞬间得到了最大的鼓励。

        以前师父总是说没教会他什么,他自己也觉得不论学什么,都是今天会明天忘,十八年一直如此。

        但师父和他都清楚,学了就忘是他脑袋里的事,手可是诚实的很,自主的产生肌肉记忆,只要是眼睛看过的,脑袋里忘记的,上手就会。

        这也算他最特殊的本事了。

        这么多年,若要让他背诵什么,那是一点不会,若要实操,他论第二,就算师父也不遑多让。

        只有那个阵法,他解不开,终究是解不开。

        得到赵夫人的许可,苏辰在赵先生脑袋,胸口,虎口的位置快速施针。

        没一会的功夫,裸露在外的肌肤插满了银针。

        周围指责的声音此起彼伏,更激烈了。

        “这就是个疯子。”

        “举报他,没有行医资格证!”

        “一会出事了,赵家不弄死他。”

        “看他一会怎么收场。”

        “赵夫人也真是大胆,竟然敢让一个不认识的孩子对自己丈夫动手。”

        甚至有人过分解读,猜测苏辰是赵夫人找的托,就是故意要弄死自己老公,想要独吞赵氏财产。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赵先生青紫的嘴唇渐渐恢复红润,惨白的脸也逐渐有了血色。

        赵夫人终于看到了曙光,激动的抓着苏辰的手臂。

        “好了!好了!”

        周围记者也都好奇,真的好了?

        正在苏辰要收针的时候,救护车呼啸而至。

        护士抬着担架跑过来,两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凑近,刚好看见苏辰收针。

        “病人在····你在干什么!”

        苏辰淡定拔针,丝毫没有受到医生指责的影响。

        医生已经气的不行,“你们擅自施针,病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付得起责任么!”

        “我看你们也不要叫救护车,自己在家治疗就好了。”

        赵夫人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安静的等着苏辰将银针都取出。

        银针收盒,苏辰转身,狭长的凤眸扫了眼医生的胸牌。

        “外科林医生,初步观察,病人可能患有风湿性心脏病,由于近期身体炎症引起风湿性心脏病复发,心脏瓣膜脱落,刚才我已经通过银针控制了病人心机供氧,脑部供氧,接下来交给你们了。”

        两名医生傻眼了,这是专业的?

        但只是简单观察他怎么可能确定是心脏瓣膜脱落,又是怎么做到能用银针控制心机供氧的?

        这种情况若是没有专业的医疗设备,病人肯定要失去黄金抢救时间,直接死亡的。

        两人只是傻眼片刻,马上回神,猜测苏辰可能瞎蒙的,就是为了忽悠那些啥都不懂的记者,想要借机成名。

        但是时间紧迫,他们没有多余时间去猜测苏辰的想法,赶紧招呼护士跟着一起将病人抬上救护车。

        赵夫人心里多少还是有点顾虑,临走的时候留了苏辰的电话号。

        一阵风波过去,里面典礼都已经开始了,安成将安保引走的方法用了一次,这回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如果早点说,还能弄到请柬,婚礼当天,就算找路子也需要时间,不能说马上就进去。

        安成左右为难,就见苏辰拿出电话,很淡定的不知道打给谁。

        “我来你酒店了参加婚礼,没有请柬进不去。”

        电话那头的人嘿嘿一笑,“你小子也有吃瘪的时候,等着我告诉经理一声。”

        安成好奇,苏辰这是给谁打的电话,挂了电话之后好像也不是很着急了。

        没一会,从酒店里面走出来一位穿着西服看上去像是领导的人。

        站在门口就问安保:“有没有人要进来没有请柬的?”

        刚才被安成支走的安保指着苏辰和安成,:“应该是那位神医吧。”

        经理弯着腰,一副谄媚之相迎上来。

        “请问是苏先生么?”

        苏辰点头。

        经理赶紧伸出双手:“哎呀真是抱歉让您久等了,刚才木总已经打过招呼了,让我出来迎接,您快请吧。”

        苏辰道了句谢,就随着经理的手势走了进去。

        安成心里无比震惊,辰少不是刚来滨海么?怎么还有熟人啊?看样子还是香格里拉比较有地位的人,不然经理怎么点头哈腰的。

        看来他老大很不一般呢!

        苏辰都快走没影了,他才小跑上去。